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7‧05‧12
虛空人生變詩歌:一個金門孩子的蒙恩見證
 
這是我,從人生的虛空、痛苦、急難中,
因著神來尋著我,
轉成樂中之樂,歌中之歌的真實生命故事……
 
 
從小的印象
 
我生長在金門。那是一個純樸、卻也封閉保守的鄉下地方,偶像祭祀非常盛行,沒有什麼特別的機會接觸福音。雖然如此,仍依稀記得在小學時,有一位名為周聯華的牧師來學校演講,但只記得他說神的名字叫作「耶和華」,其他並無特別印象。
 
國中時,有人曾到學校來演講,並且發送小本聖經,我會把聖經留下來,但似乎從不曾翻閱。
 
到了高中,有一位同學是信主耶穌的。有一次,她作班會主席,還自己定了一個中心題目叫作「我的信仰」。她站在台上,我們等著她看要說什麼。結果我覺得很奇怪,事實上她從頭到尾什麼也沒說,只是站在台上一直笑著。我很納悶:如果我說到我的信仰-拜拜,我鐵定不會那樣,那為什麼她說到她的信仰會那麼快樂?這令我印象深刻。
 
有一次,大概是聖誕節或那一類的日子,那位在臺上笑嘻嘻的同學邀我去教堂聚會,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基督徒的聚會。老實說,牧師說話沒多久,我就打盹睡著了,什麼話也沒聽見。會後,同學還問我:「聽了有沒有什麼感覺?」我很坦白的回答:「沒有。」但是,這應該算是比較正式接觸的開始了。我從未想到,這位我不認識的神,宇宙中獨一的真神,竟悄悄地來到我的生命中,預備我的心和我的遭遇,引導我來歸向祂、認識祂!讚美主!
 
家庭背景
 
我的父親是作營造的工作,賺的是真正的「血汗錢」。國小國中時,如果爸爸交代,我就會乖乖地去幫忙工作。工作最多的是國中時期,常常被當男生用,在金門的烈日底下烤阿曬的,作男人粗重的工作,身上的衣服濕了又乾,乾了又濕;中午休息時間,工地找個空位躺下就算數了,灰塵、水泥、人來人往,這也讓我親身體會父母工作的辛勞。另一面我也知道,我如果不讀書,這就是我的出路,我體認到無論如何打死都要讀書讀上去。
 
我的母親是家管,養育了六個孩子,家中五女一男,我排行老二。家母除了家務外,印象中還需要準備中飯給父親的工人吃,非常辛苦。家母管教甚嚴,從小我都非常聽話,不敢有一點的忤逆不從。但是從小,我心中就有一個深深的隱藏的痛苦,就是父母之間的不和與爭執。天南地北的個性,生活中的大小瑣事,許許多多的導火線一幕一幕,從小到大在我眼前真實上演。我很痛苦,很無助,心中充滿了無力感,但是我能告訴誰?說了又有用嗎?當時我沒有神、也沒有人可以分憂解愁,真是求告無門!
 
到了國中,家中遭遇了更巨大的風暴侵襲,使得家人四分五裂,我們六個孩子分給叔叔姑姑家寄養,過了二年多寄人籬下的日子。親戚的家不是我的家,自己的家也不像家,家是什麼?真正的家在哪裡?這些問題,有答案嗎?
 
主動尋求神的轉捩點
 
以前,信仰只是去作父母交待的事,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沒想過我在拜什麼,沒想過我拜的是神麼?到了高中,因著這心中的痛苦,我開始主動地尋求神。
 
但是,我只知道一般人拜拜的那個「神」,所以,我也開始認真的去拜拜。在我上學通勤的路上有一間廟,我就進去跪在那墊子上,真心的告訴那偶像我心裡的苦楚。但是很奇妙的是,當我去了兩三次吧,我裡面的感覺是:「那不是神!」為什麼?因為我發現我的環境沒有改變,我的心情也沒有改變。漸漸的我就沒去了,也開始不信傳統的信仰。但是我仍然不知道神是誰,沒再想,也沒去尋找祂。
 
第一聲呼求
 
聯考逼近,壓力漸大,但家庭的壓力更大。因著父母賺的是辛苦錢,我知道我沒有機會,也沒有許多資源,我不能重考,不能補習,不能讀私立的學校加重家庭負擔。只有一條路:考上公立學校。
 
有一天,當我在讀書時,又聽到外面吵吵鬧鬧的聲音:爸媽在吵,弟弟妹妹在吵,連狗也吵。那一天晚上,「裡外夾攻」的壓力排山倒海而來,心裡的煎熬痛苦,化成不聽使喚的淚水嚎啕而下。當時,人在廁所盥洗,看著鏡子裡哭腫了的雙眼,我自問:「為什麼會這樣?」
 
誰能解答我這些人生中無解的問題呢?拜也拜過了,沒用;哭也哭了,更沒用。這時,不知為什麼地,我開口,向這位「未識之神」說話(基督徒稱這為禱告),我告訴祂:「神阿,如果這個世界上有你,我願意相信你!」感謝神,這是我第一次向祂開口,此時神已預備我裡面對祂的信心。
 
 
人生中的關鍵年代
 
1996年,是我人生中關鍵的一年,發生了許多大事:
 
那一年,我考上大學,
那一年,我幾乎要因車禍喪命,
那一年,阿利路亞!我得救了!        
 
1996年,9月6號。我和高中最要好的同學,剛考上機車駕照不久,就相約騎車出門遊玩。她騎著摩托車載我,我們到了一個村莊約另一個同學,但她不能出門,我們就準備離開了。但機車才剛右轉騎上馬路,立即看見一輛阿兵哥的吉普車在路上蛇行,天阿,這是怎麼一回事?
 
同學立即往右邊閃躲,但躲避不及,車子還是撞了上來。我的好朋友算是閃了過去,但我卻受傷了。雖然我們都沒戴安全帽,但感謝主,頭部沒有受傷。清楚記得我雖然沒有明顯外傷,但是左腹卻非常疼痛,我只好用力按著、捏著肚子,蹲在路旁等救護車。
 
沒多久,救護車來了。金門的救護車不像電視上演的,一停下來就立刻有人抬著擔架下來運送病患。金門的救護車,只有司機一個人。
 
沒有人抬著擔架下來。我只好自己爬上去,乖乖躺著。
 
我眼見好朋友就蹲在我旁邊,一臉非常焦急的樣子,她很擔心。但不知怎麼地,非常奇妙,我一閉上眼睛,又開始禱告了,向那位我曾經向祂說過話的「未識之神」禱告:
 
「神阿!我把我的生命交給你,把我的生命交給你……」
 
一路上,就這一句話,一直向祂禱告。奇妙地,從在救護車上,一直到進開刀房打麻醉藥昏迷之前,神作了我心裡的平安,一點也不害怕,就像腓立比書四章七節說「神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衛你們的心懷意念。」
 
主是我應時的幫助
 
我被送到了急診室。很快的,這消息傳遍了家人親戚,急診室都是我的家人。不過在外面出了這麼大的事,最害怕的還是看見媽媽,當時,我母親只是面無表情地站在床邊看著我,什麼也沒說。
 
很快地,我被抬去作各樣的檢查。當時,我肚子非常疼痛,並且體溫一直下降,覺得很冷。超音波檢查時,約有五六個醫生圍著銀幕仔細查看,後來我就被抬出來了。一位走在我擔架旁的醫生對著另一位說:爛糊糊的(閩南語)。當時,我很天真的問他:爛糊糊的?那醫生立即回答:哦,那不重要,切掉也沒關係。
 
就這樣,我被送進開刀房,只見護士把一根很粗的針打進我手腕的血管,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開刀前,院方向家人發出病危通知,那時,我母親已在開刀房外歇斯底里的哭嚎。
 
事實上,金門的醫療環境非常不足,當時如果不是主已經安排了足夠的醫護人員,立即為我動手術並保守這過程,我的命早就丟了。但我要感謝神,我是主耶穌在創立這個世界以前,早已揀選的器皿,是主存留我的性命直到如今,使我能得救,更能來認識這位救我的主。
 
住了五天加護病房,我的恢復情形很好,又轉普通病房住了十多天,爸媽就陪我到嘉義民雄鄉的學校報到了。自此之後我裡面很篤定,一定有一位神,而且祂留下我的性命一定有祂的意思,這是我信主之前,寫在日記裡的內容。
 
雖然如此,我並沒有去尋找祂,但是藉著弟兄姊妹的叩訪,祂來了!主耶穌這位牧人,差遣民雄鄉召會的弟兄姊妹到宿舍叩門傳福音,來尋找我這迷失的羊,帶我歸祂羊群!就像下面詩歌737首第二節所說的:
 
傷重待斃祂見我,便以油酒敷裹;柔聲細語許我說:你要永遠屬我!
從無聲音如此甜美,傷痛之心頓覺欣慰!
愛何大,尋回我!血何寶,贖回我!恩何豐,帶回我歸羊群!
奇妙恩,帶回我歸羊群! 
 
口開、心開、靈也開
 
「你們好,我們是基督徒!」
 
有一天,我和室友們都在宿舍。突然隨著叩門聲傳來了這句話,隨後有兩個姊妹便開了我們寢室房門。當時,我見室友都不搭理她們,我想這樣對人家很不好意思,就起身到走廊和她們說話。原來她們兩位,一位是在國小任教的姊妹,另一位是一年級和我同年的學生,她們一起配搭到宿舍叩門傳福音。我問她們來宿舍作什麼,她們說「我們來尋找神家裡的親人!」雖然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但是她們洋溢著喜樂的臉,好像在發光一樣。那一天,我還很熱心的帶她們去找我附近寢室的同學呢!
 
很奇妙地,偶爾我走在路上,不時會遇見她們,她們似乎都沒有特別對我說什麼。直到有一次,又在樓梯口遇見,這時她們就邀我到一位基督徒家庭用餐,我就欣然答應了。
 
約定的那一天,那位學生姊妹帶我到一位王姊妹家用餐。一進門,一張長方形桌子上擺著許多家常菜,真是吃在我口裡,溫暖到我心裡。第一次離家,也兩個多月了,除了外食還是外食,非常膩了也別無選擇。離家在外還能吃到家常菜,有媽媽味道的菜,我很開心。
 
我一邊享用菜餚,那位姊妹還一邊分享她和她的家庭信主耶穌的故事,正好分享到她信主前出車禍的經歷,我聽了非常感動。她說以往她是一個非常愛慕虛榮的女人,雖然只有丈夫一份微薄的薪水,但她兩三年就要換一部跑車。同時她也有嚴重的憂鬱症,還有可怕的幻想症,她的婚姻已經快要完蛋了。
 
有一天,她開車載著兩個孩子在路上出了車禍,她把孩子們拖下車,兒子骨折,還看見女兒臉上的肉翻過來。她蹲在路旁,一手抱一個孩子,但沒有人停下來幫助他們。這時,她才驚覺,原來她平常的愛慕虛榮,到了生死關頭時一點用處都沒有,她恨不得是她受傷,但是已經來不及了。這時,她望著天說:老天爺,誰能來救我們?沒多久,有一位年輕人經過,願意送他們到醫院去。
 
這事故後沒多久,民雄鄉召會的聖徒們叩門傳福音傳到了她家,她很簡單的就相信主受浸了。受浸之後,她常參加聚會而心中充滿喜樂,回家常和丈夫分享,也邀他一同信主。但是,已往她任何宗教、辦法都試過了都沒有用,她的丈夫已經對她不抱任何盼望了,只說你如果信主有改變,我一年後和你去信主!沒想到她的丈夫,王弟兄,一個月後就跟著信主受浸了。雖然那時王弟兄還不認識主,但是他見證說,每次我姊妹聚會回來都很開心,至少我的家庭氣氛改變了!
 
漸漸地,信主和過召會生活的喜樂,她嚴重的憂鬱症已不藥而癒,原本瀕臨破裂的家庭現在充滿平安喜樂,是主救了她和她的家!讚美主!
 
吃完了飯,也聽了王姊妹的見證,淚水已經在我的眼眶中打轉。王姊妹就問我:你很感動哦?你要不要受浸?
 
我即刻回答說好,他們就開著車,載我到另一位潘弟兄家受浸了,阿利路亞,我得救了!
 
雖然受浸當時可說是懵懵懂懂、不清不楚,但是慢慢的,藉著許多基督徒的餵養和幫助,藉著讀聖經和禱告,我才發現我信對了!主耶穌是創造宇宙、創造我、愛我、救贖我、獨一、又活又真的神阿!                                   
 
信主之後
 
信了主之後,有三個姊妹輪流,每天早上七點半到學校陪我晨興,幫助我認識信仰。我很喜歡參加聚會,也很喜歡跟這些基督徒家庭在一起,召會生活讓我真有一種「回家」的感覺。在這裡,我都不用擔心害怕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真的是快樂安息的生活!
 
他們這些愛主的基督徒家庭,對我往後所走的路,產生深遠的影響。我看見他們活出彼此相愛,彼此相顧,有共同的目標同心合意。最讓我震撼的,就是他們夫妻間會彼此認罪道歉,因為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家。信主之後,我才知道,只有神的光,能讓人看見自己的虧欠,也只有神的生命,能讓人願意放下面子,真心的向最親近的人認罪道歉,這樣的家也才會有真正的和平。
 
從他們身上,我也深深被神的愛感動。他們的經濟條件不一定都很好,甚至有的是坐輪椅修理鐘錶的。但是他們卻甘心樂意為我們這些學生花費,甚至完全花上自己也在所不惜。我們學生常常到他們家裡吃飯,我們就是他們家裡的一份子。甚至到今天,我已經得救二十年了,離開民雄召會也十六年了,但他們仍然一樣的關心顧念著我,絲毫沒有改變。我想,世界上只有神的愛,能溫暖我們因為受傷而封閉的心,能融化我們因遠離神而剛硬的心,這樣的地方,如果你遇見了,你還會離開嗎?
 
大概在兩三年前,我回金門去聚會,遇到了杜弟兄。杜弟兄告訴我,當年我出了車禍,他姊姊得知這個消息哭得非常傷心,她在她所在的教會中請弟兄姊妹為我禱告。事隔多年,我從來不知道,原來在我信主前,主預備了這樣的一位同學和這一班的弟兄姊妹,為我的存活和得救有這樣迫切的禱告,感謝神,我實在是他們禱告所得著的果子。
 
各位朋友們,我已經回家了,我回到神的家中享受安息滿足的生活,我們盼望您:回家吧!神的家歡迎您!
閱讀人次 7772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請禱告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黃瑛鳳姊妹,2017年3月10日,安息主懷。到今天剛好是一個月了,她是我高一時的數學...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從小是在台北市的眷村長大,在義氣及英雄主義作祟下,更為了貪圖物質的享受...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家有三位弟兄姊妹,我排行老大。我是在傳統的本省家庭長大的孩子,小時候常...
1970‧01‧01
水深代發
 初嘗禱告神垂聽之經驗 我認識主耶穌是在大三的時候。我們班上有十...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