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7‧04‧18
老師給妳零分也沒關係:女兒為信仰辯護的一篇作文
因為學校給的文章內容是關於「因果報應,人往生後去極樂世界⋯⋯,論談佛教」,這與Mimi所知的真理不相符,所以她痛苦無法下筆。
 
終於她問我:「媽,該怎麼辦?」
 
我說:只管放膽講說神的真理,真理不容妥協,使徒們為了持守真理命都可以不要了,我們怎可為了分數就妥協?一定要為主站住立場,否則妳以後會無法向老師同學傳福音,而且全班同學都知道妳是基督徒,妳只管寫,我讓妳靠,有事主負責,就算因此老師給妳零分也沒關係。
 
Mimi放膽寫了,也引用路加福音十六章,財主和拉撒路的故事,心得最後面標註「請參閱路加福音第十六章」。
 
今天結果出來了⋯⋯⋯老師給了全班最高分,並且印出來張貼在班上佈告欄,這等同向全班傳福音。阿利路亞!基督得勝!榮耀歸神!
 
 
我是個基督徒,但我信的不是「基督教」,而是「基督」,我信的是獨一的真神。關於這篇文章的心得,我反覆思量許久,我還是決定要闡述我所知道的真理與實際。
 
在我們的新、舊約聖經中,不僅沒有「地獄」,就連「天堂」這個詞彙也從未出現。人死後是到陰間去,而人死後不論善惡都會到此地沉眠,直到審判的日子,也就是神到來的那日來臨。一個人生前的善行和惡行,並不會影響死後的去向,這並不表示作奸犯科就沒關係,在這個世界犯法,那麼就在這個世界受罰,由此可知,我們並不認同因果報應這個觀點,因為根本就沒有這個輪迴!我們這輩子最嚴重的罪就是不認識這位造我們的神。
 
人死了,不是什麼都沒有了,按聖經所啟示的,人死了靈與魂還存在,只是和身體分開,去到了陰間。按照新約聖經的啟示,所有的死人都在陰間等候將來的審判,有的要歸入永遠的生命,有的要歸入永遠的沉淪,因此陰間分成兩個部分,一個是樂園的部分,也就是義人的靈魂所在的地方,其中包括所有接受神,成為神兒女的人。樂園以外的另一部分是受苦的地方,所有不義的靈魂都聚集在那裡,接受神命定的對付。(請參閱路加福音第十六章)
 
smileysmileysmileysmileysmileysmileysmileysmileysmileysmileysmileysmileysmileysmiley
 
編註:
1
「我信的不是基督教,而是基督。」這該是所有基督徒的宣告。我們信仰的對象不是一個宗教,不是一組教條,而是一位活神,一位死而復活的救主。
2
小朋友的文章中提到她的聖經中沒有地獄和天堂的詞彙,一來當然是指沒有佛教觀念中的那種地獄和天堂,二來在她的聖經版本中,為了不與佛教用語的觀念混淆,因此把一般通行的和合本中文聖經翻譯作地獄和天堂的那兩個字彙另行翻譯,使其更符合原文意思。比如Gehenna不譯作地獄而譯作火坑。希臘文Gehenna等於希伯來文的GeHinnom,也就是欣嫩谷,又稱為陀斐特,乃是耶路撒冷附近的一個深谷,是該城的垃圾場,各種污物和罪犯的屍體都扔在那裡焚燒。由於那地的火不熄,就成了永刑之處火湖的象徵。和合本是借用佛教用語譯作地獄,但本意上和地獄無關。而和合本譯作天堂的那個字,其實意思就只是天,沒有堂(建築)的意思,乃是在翻譯的時候為了表示特定的所在(神所在之處)而使用了佛教用語,讓當時的華人容易理解。因此,我們不該以為聖經中有佛教觀念中的那種天堂和地獄。聖經中的樂園(在陰間)和新耶路撒冷(從新天降到新地上)並不等於天或天堂,陰間也不等於地獄,詳見:  
 
真的有「天堂」和「地獄」嗎? [遇見信仰的25問#12]
 
3
一位基督徒看過這篇文章後,寫下感言說:
盼望我和我的全家都能認識真理,真理必叫我們得以自由。讀完這個學生聖徒的分享,深覺她是不為利(分數)摻混神的話的好榜樣。願主賜給青年人們,都有這樣心志,赤忠忘生死,使人不小看他們年輕。禱告主,使我們不要在這末後的時代,滿了小確幸世代中,看不見人裏面的大虛空。以為時間被佔滿就充實了,以為朋友多、追求多、娛樂多,就以為沒有神作人裏面的生命內容也可以過得很好。切記,物質重靈命輕。那看不見確很真實很實際的永遠生命是存到永遠的,那看得見的卻是暫時的。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47913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出生於天主教家庭,生長在一個佛教小村莊裏,家中有九個小孩,...
1970‧01‧01
水深代發
 迎著冷冽的空氣,大概攝氏10度的氣溫裡,依約在AmericanHouse...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生長在一個傳統的小康家庭,父親是公務員,母親是髮型設計師。 ...
1970‧01‧01
陳舜儀
我是在一個炎熱的午後見到阿卡的,那時我已經在德國東部一座大城市裡逛了六個小時,最後我...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