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7‧03‧17
那麼多人發生不幸,為什麼不能是你
 
常常在見證中看到許多弟兄姐妹如何經過死亡蔭和流淚谷,卻能夠靠主重新得力和找到生命的新意義,每一次,我都懷疑我自己是否可以像他們一樣。
 
人生的風暴諸如與摯愛生離死別、遭遇背叛、病痛或忍受身體的機能失控、意外甚至面臨截肢或面目全非、失業或自我價值的摧毀、遭遇凌辱或不公義等等,那麼多愛主的弟兄姐妹都會遭遇這些風浪,我懷疑若讓我碰上其中一種,我是否仍然可以在基督裡重新定義我的生命甚至為主作見證。
 
想起一位醫生說過的,每次他和病人宣布對方罹患的是癌症,百分之九十五的病人的反應就是:”真的?“ 然後就是:”為什麼是我?“ 
 
縱然醫生出於職業的緣故已經對此習以為常,心裡還是不自禁地嘀咕:為什麼不是你?為什麼不能是你?
 
我也如當頭棒喝地自省:對啊,為什麼不是我?憑什麼我覺得我可以“被豁免?”
 
 
我這一生有幾次與死亡擦肩而過的經驗,是那種每一次回想都能讓我再歷其境然後心驚膽戰呼吸加快最後必須馬上感謝主的保守才能讓我停止我的“自虐式想像力”——我常常想像萬一我的魯莽把自己害了的下場。
 
第一件事是大學期間有一次在一個十字路口準備橫越馬路到對面搭巴士的時候。車輛的往來非常迅猛且繁忙,我等了很久在評估馬路的寬度和我步伐的速度,一直沒有找到機會過馬路。巴士在對面緩緩進站,我顧不得了,抓到空隙奔跑着越過。車子刺耳的鳴笛,我感覺我的背部一陣風呼嘯而過,雖然很驚險地平安越過了馬路,可是那輛車真的差個0.01秒就會把我撞上,而且憑它的車速,我的腿很可能遭遇重擊人也可能被撞飛。我非常後怕,不住地感謝神。如果不是主的保守和天使天軍的圍護,我不可能還全須全尾。
 
第二件是有天晚上起夜之後回到床上,因為沒有開燈入睡的習慣我就摸索地上了床。當我準備趴下睡的時候,我的臉直接磕上了床頭櫃堅硬的壁鋒,痛意讓我馬上清醒。我可以感覺到鼻樑和眼睛劇痛,血一直在留,我馬上找紙巾止血。血染許多紙巾,用膠布強迫止血後,雖然當時痛楚稍微已減輕,我都不敢去廁所照鏡子看我的眼睛,我怕眼睛受傷而且破相。最後用水拭去臉上的血跡時才敢細看傷口。鼻樑的傷口很深但是因為戴眼鏡的緣故可稍微遮蔽讓傷口不明顯,而眼睛實在是不幸中的大幸,就只在眼眉尾被劃出傷口,也並沒有鼻樑的傷口深。我至今都開着一盞小黃燈睡覺。
 
第三次則是有次切完水果,我就這麼把刀鋒含在嘴裡然後去洗手槽洗乾淨。不到五秒鐘很突然地,我覺得自己被深深責備。經歷過那麼多自尋死路的經歷和看過那麼多能夠引以為戒的新聞報導,我怎麼還做出那麼愚蠢的行為。一方面我又開始用想像力自虐:萬一含在嘴裡的時候刀柄不小心被撞到,要嘛我的嘴被割開要嘛刀鋒刺進喉嚨,獨居的我就是想求救也不能。為了一時方便付出的代價,我付得起嗎?值得嗎?
 
所以至今,感謝是我的禱告。『若不是耶和華幫助我,我就住在寂靜之中了。我正說我失了腳,耶和華啊,那時你的慈愛扶住我。詩篇94:17-18』。如若不是祂的看顧和保守,我不能安然無恙到如今。固然我不覺得我擁有風暴的豁免權,我祈願自己若有那天,至少我能夠記住祂向我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在對祂的信心上永不失腳。
 
楊慧欣姐妹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9732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犯錯當然是不好的。有時為著我們的錯誤,許多人吃了虧,受了苦,所以我們應該...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生於香港,出生時大腦損傷,四歲才學會步行。我的父母是異地婚姻,所以我與父親同住,母...
1970‧01‧01
水深代發
 四十五歲男性泰勞,醫護人員稱他為「阿泰」。他有肝硬化病史,這次因為左下肢...
1970‧01‧01
水深代發
 弟兄姊妹平安,我是蔡松諺弟兄,今年剛升大一,今天我要見證主在我生命上的翻...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