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7‧03‧01
德國家書:那個從阿富汗來的青年人
最近有一種當爸爸(或是爺爺)的感覺,看着新人逐漸長大,真是對主滿了讚美。
 
在去年九月,因着台灣的弟兄們到德國訪問並尋求交通,於是有許多散居各地的聖徒到Würzburg來加強我們的聚會。當天我們一同到難民營接觸人時,就遇到了一位從阿富汗來的青年人。
 
這個青年人原本就是一位基督徒,雖然在他的國家不方便受浸,但他仍然堅定持續的接觸主,上網讀主的話,當然,也因着信仰的關係他遭到許多的逼迫。後來他帶着家人到了伊朗,但逼迫的情形並沒有好轉,最後因着德國的政策,他們就舉家遷移德國。在坐獨木舟過海時,因着天候與設備不良的關係,許多船隻都抛錨了,他的船也同樣開始進水,當下他就效法使徒保羅,在一群伊斯蘭教徒面前禱告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最後他們成了少數到達希臘的人。當這位弟兄抵達希臘時,他剛強的向同船的人作見證,但無奈遭到言語上的攻擊與羞辱。在渡海的過程,他的母親無法順利到達希臘,而他也失去了他母親的聯絡方式。之後他到了Würzburg,也到許多教堂去聚會,拿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本聖經(他還高興的翻給我看),但他說,他從沒聽懂過他們講道的內容,因為那些人不說英文也不說波斯語。
 
一個月之後,他在法蘭克福受浸了。我問他:「我們當天接觸到你的時候,你跟一些朋友在一起,他們好嗎?」
 
他說:「他們知道我是基督徒後,就跟我絕交了。」
 
他講得很淡然,我卻聽得很難過。他又說:「其實我也可以偷偷信主就好,但我覺得,我信主就要用我的全人,我的心和我的口都要承認祂的名。」最後他說:「現在我也有許多家人了!」
 
我比他大十歲左右,他一直以來在家就是大哥,都是由他照顧四個弟妹,他說:「今天我真覺得我有你這個我從來沒有過的大哥,我真喜樂。」
 
其實從Würzburg到法蘭克福坐車加上市區交通,單趟大約要花3小時,但他常常願意出代價跟我們去聚會,甚至在我們一家回台灣的一個月裡,他仍然有空就會去聚會。主也很恩待他,讓他沒有太多的耽延就學了德語,拿到了半年的居留,最近更是找到了工作。
 
 
當我們從台灣回德國前,他打了個電話給我說:「我有一個朋友,他說他也是基督徒,他尋求神尋求了兩年,我們最近搬到同一間房間,他也想跟我們去法蘭克福聚會。」
 
我聽到相當喜樂,本來他想過一陣子再帶朋友去聚會,但我們越交通越覺得人的得救是緊要的,越早越好,於是我們就決定在我們家一回到德國的那週主日就帶他朋友去聚會。那天,他帶着他的這位朋友一起來到聚會中,我看他服事他朋友那樣的細心,真覺得他突然長大了好多。會後他的朋友果然也受浸得救了,從水裡起來時,那種喜樂是我從未見過的,讓我裡面也有一種小孩長大了的喜悦。他終於有了同伴,我們也可以慢慢有小排聚會了,他們的房間就能成為小小的弟兄之家了。
 
但撒但總是在那裡抵擋神的工作。在他的同伴受浸後的第二天清晨6點,警察在毫無預警的情形下把他的同伴抓了起來,準備在當天中午遣返回阿富汗。過程中,許多法蘭克福的聖徒們一同代禱,並幫助他們辦理文件,與政府交涉,但都無功而返。於是在當天中午,他的同伴就回到了阿富汗。他的同伴要回去前,他傳了個訊息給我,他謝謝他在召會中的家人為他所作的,也謝謝主。但一面他非常害怕也非常不解,甚至聖徒想去看望他的要求也被他自己拒絕了。我和姊妹非常擔心他因著同伴的遣返而就此離開了主,但感謝主,種子若是種在好土中,風吹日曬反而會促進種子的生長,使種子能結實百倍。在過了幾天後,我們又恢復了交通,他很摸着聖徒們的代禱,也感謝主讓他的朋友及時得救了,若是我們當初真的讓他朋友晚一週去聚會,他的朋友就沒機會得救了。當他重新振作起來後,他開始積極的傳揚福音,或許也是因為這個事件的影響,讓他知道許多人是不一定有下一次機會聽福音的。
 
 
因着法蘭克福開始使用healthy walk with God來成全新人,我們也就跟隨召會的帶領。每週我就把波斯語的信息寄給他,沒想到他把信息也轉寄給他許多的朋友。就因着這樣的分享,他前兩週又帶了一位朋友受浸得救,隔週他們兩位也一同到法蘭克福聚會。後來他又傳個訊息給我說:「我剛受浸的同伴認識一對夫婦,因為信息的關係也想要成為基督徒,他會帶他們一起去聚會。」
 
上週我們在前往聚會的路上,遇到了他們一行五人,那位初信的弟兄加上三位大人一個嬰兒,在交通的過程我們逐漸了解他們的情形。那三位朋友中,一位是一年前已經得救的弟兄,目前有穩定工作,另外一對夫婦是他的弟弟和弟妹。當天他們就一同參加主日擘餅後的新人聚會,會後也簡單的受浸得救了。在受浸的過程中,他們已得救的哥哥一直陪伴著,臉上滿了喜樂。在他們都受浸完後,這位哥哥握着我的手說:「今天是我最喜樂的日子,我的家人得救了。」其實不只是他們喜樂,我們也在主裡一同喜樂。
 
我真覺得,在這些新得救的弟兄身上看見主的生命快速的長進,主的行動真要在德國各地擴展。雖然我們所在的Würzburg只是個小地方,起初也只有我們一家在那裡,但只要我們有一點點的意願與主配合,祂就有路往前。其實我們當初外出接觸人果效並不好,但因着身體的扶持,使我們遇見了主所揀選豫定的人,改變了我們在Würzburg的生活。在過程中,我們根本沒有作什麽,都是因着基督與祂的身體帶來的祝福。願主在德國的行動繼續往前,福音的火燒得更普遍。
 
(于松桓)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11942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的家是一家三代的基督徒,從小就很單純地跟着爸媽聚會。我爸年...
1970‧01‧01
Napa
「她將這香膏澆在我身上,是為安葬我作的。我實在告訴你們,普天之下,無論在甚麼地方傳揚...
1970‧01‧01
陳舜儀
 難民問題,現在已成為歐洲的大問題,這一點大家都同意。 而歐洲的...
1970‧01‧01
水深代發
你要逃避青年人的私慾,同那清心呼求主的人,竭力追求公義、信、愛、和平。—...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