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ain symptom of premature ejaculation is an uncontrolled ejaculation either before or shortly after intercourse begins. Ejaculation occurs before the person wishes it, with minimal sexual stimulation. Browsing of pharmacy online of malaysia is the easiest method to buy levitra malaysia cheap. Erectile problems, which become more likely as men grow older, aren't a guarantee of heart problems. When you purchase generic alternative of levitra online its price is always reduced than at closest chemist store. All that worry can make you fear and avoid intimacy, which can spiral into a vicious cycle that puts a big strain on your sex life - and relationship.It's possible that the arteries of the penis are smaller than those of other parts of the body and may be more likely to reveal problems when their lining deteriorates. Big note to our friends: purchase cialis uk without a prescription if you demand generic cialis and get handy delivery to london. When you don't like what you see in the mirror, it's easy to assume your partner isn't going to like the view, either. A negative self-image can make you worry not only about how you look, but also how well you're going to perform in bed. That performance anxiety can make you too anxious to even attempt sex.
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6‧12‧30
黑夜之後,清晨的日光--我和家人的生命故事
 
我和許多人一樣,從小就接受台灣的傳統宗教習俗-燒香拜神,不但早晚要在家拜,有時還要跟著母親到各地不同的廟去拜。
 
但我從小就對這些所謂的神感到好奇,他們是誰?為什麼要拜他們?我們生命是來自於他們嗎?如果不是,那我們是從哪裡來的?為什麼要來這個世上?死了又要去哪裡?
 
我內心充滿許多的疑問,卻不知道要向誰尋求答案,而且在那個年代,小孩子只能順服,不可有太多發問,尤其是對這些大人敬畏的神。後來我才了解,不是大人怕我們發問,而是他們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直到念了大學,我身邊開始出現了一些基督徒的同學、基督徒的老師。我很訝異的發現,這些同學、老師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他們好像不是都很富有,穿著也很樸實,但他們的臉上總是帶著一種和善的笑容,好像有種平安喜樂一直存在他們的內心深處。
 
 
1992年,我進入社會工作第三年,一位大學同學邀請我去基督徒的家庭聚會,當晚我有種莫名的感動,想起大學時那些基督徒臉上的笑容,覺得是該開始追求主的時候了,因此當下便決定受浸。但因著我後來搬到別的城市,加上工作繁重時常加班,後來也就很少聚會了。
 
沒想到,一切看似平順的生活,卻不知ㄧ段漫長的人生黑夜正等待著我。
 
幾年後,因著我工作與生活的種種壓力,加上家人長年被病痛折磨,讓我時常覺得人活著真的好累。在那段日子裡,我常想,為什麼人生有如此多的重擔?為什麼家人的病無法被醫治?為什麼當苦難或試煉臨到我們時,我們卻是如此的軟弱與無能為力!
 
直到2011年,我終於決定放下工作與熟悉的環境,帶著當時6歲多的女兒移民來陌生的加拿大。臨行前一個月,我的一位高中最要好同學,邀請我去台灣的一處召會。
 
在開車前往教會的路上,我回想起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是在十年前的一個夜晚,她忽然來到我家,淚流滿面的訴說她多年來生活與婚姻的種種痛苦,甚至曾經想結束生命。
 
但現在,我眼前所看到的,是她們一家四個人在車上一同開心的唱著詩歌、禱告,一同享受主。我激動的抱著她說:「我好替妳高興,主在你家竟有如此大的翻轉,主好愛祢!」她也流著淚說:「別忘了,主也愛妳!祂一直都陪伴著妳的。不要害怕!去吧,去加拿大吧,妳會看見主的!」當下,她給我溫哥華長老弟兄的電話,要我一定要打給他。
 
是的,來到溫哥華的第二天,我便與這位弟兄聯繫上了。原本以為,來到一個無親無故的陌生國度,沒想到一個大家庭、一群愛主的弟兄姊妹們正在等著我。是啊!主真的好愛我!
 
回想二十多年前,我失去了讓主帶領的寶貴機會,人生短暫,這次我不能再錯過了。這幾年來,我與弟兄姊妹們一同追求主、被主的話一次又一次的來更新、變化。現在的我,不是沒有軟弱與困難,只是我知道該如何來面對,我知道該向誰訴說,因為有主來成為我的依靠、我的力量。
 
路加福音1章78節說:因我們神憐憫的心腸,叫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我們, 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蔭裡的人,把我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
 
是的,因著主的帶領,我終於走出人生的黑夜,來到了光明的清晨。多年來我對神、對生命的許多疑問,也一一被解開。
 
我知道,在人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來到召會後,我與女兒一同堅定持續的每天禱告。祂是垂聽禱告的神。感謝主!原本生病多年的家人,不但去年也受浸得救,而且完全康復了,現在已重回律師的工作,他說:「未來的人生,不再是為了自己,而是能被主所用。」
 
這讓我想到腓立比書3章7節:只是從前我以為 對我是贏得的,這些,我因基督都已經看作虧損。
 
上週,我開車與家人們一同唱著,五年多前與同學一家人所唱的那首詩歌-清晨的日光。
 
最後,我以這首詩歌的歌詞做為我今天見證的結束。
 
雖經漫漫長夜,晚星也都已消滅,神卻未曾忘記祂所定的永約;
當我們正徘徊在死蔭之地離­不開,有一清晨的日光從天而來。
是神憐憫的心腸,眷顧罪人的憂傷,把我們的腳引到平安­路上,所有黑暗盡驅走,天來救主施拯救,使我們的黑夜變為白晝!
 
主啊,感謝讚美祢!
 
溫哥華/王姊妹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10435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從小我就是個有理想、有目標的人,努力追求美好的前途。我,好強爭勝,眼高於頂,自信滿滿...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生在一個基督徒家庭,從小就在召會中長大,一直以來都覺得在這裡生活很喜樂...
1970‧01‧01
水深代發
 從小我的父母都不是基督徒,印象中家裡偶爾有人會來跟母親傳福音,但我都刻意...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不知道你的人生中,是否有經歷過很痛苦讓你活不下去的事? &n...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