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ain symptom of premature ejaculation is an uncontrolled ejaculation either before or shortly after intercourse begins. Ejaculation occurs before the person wishes it, with minimal sexual stimulation. Trying of online pharmacy of malaysia is the fastest way to buy viagra malaysia cheap. Erectile problems, which become more likely as men grow older, aren't a guarantee of heart problems. If you buy generic version of viagra online its cost is often less than at closest chemist store. All that worry can make you fear and avoid intimacy, which can spiral into a vicious cycle that puts a big strain on your sex life - and relationship.It's possible that the arteries of the penis are smaller than those of other parts of the body and may be more likely to reveal problems when their lining deteriorates. Big note for our friends: purchase viagra online uk without a prescription when you demand generic viagra and get handy shipping within uk. When you don't like what you see in the mirror, it's easy to assume your partner isn't going to like the view, either. A negative self-image can make you worry not only about how you look, but also how well you're going to perform in bed. That performance anxiety can make you too anxious to even attempt sex.
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6‧12‧19
曾經,我是那麼孤單...
 
我的父親是流亡學生,自幼沒有得到家庭的照顧,他求學生涯的學費全是靠著他的哥哥用微薄的薪水接濟的,但他的哥哥也不過只是個中學老師而已。所以他對長輩們普遍缺乏好感,認為他們沒有盡到養育的責任。父母來台後,因著我的外公前來與我們同住,加上外公會抽菸、上洗手間忘記沖水、隨地吐痰等等不良習慣,常惹我父親的反感,家庭生活中潛藏著衝突與敵意。我的母親因為夾在她爸爸與她老公的衝突中間,常常左右為難不知如何是好,也使父母親經常吵架或陷入冷戰,家中氣氛充滿敵意,缺少愛與包容。
 
在這樣的成長環境中使得我從小就缺乏安全感。記得每當全家人吃飯時,我父親與我外公一個坐在餐桌這頭,一個坐在餐桌那頭,就好像戰場上的兩軍對陣,而我們就像是無辜的小老百姓被夾在中間,遭受著無情戰火的摧殘,常常食不知其味,所以我從小學五年級就得了十二指腸潰瘍。
 
因為父親是軍人的緣故經常被派駐外地,母親也有工作,常常家裏只剩下我和姐姐兩個人。父母為了保護我們,經常給我們打預防針說外面的壞人很多,不認識的人來和你說話不要輕易回答,陌生人敲門或按電鈴也不要開門。總之,父母常灌輸我們耳孰能詳的話,就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人心隔肚皮,知人知面不知心",沒錯,我自小就被訓練成有很強的防衛心理的人,性情也因此容易懷疑人,對人缺乏信任感,甚至到了有點"被害妄想症"的地步。加上我個性本就內向不擅言語,人際交往容易產生誤解,人際關係因此處理的不好。雖然不會主動去害人,但總是把自己給封閉起來,與人相處的原則總是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獨木橋,我過我的陽關道,大家劃清界線。
 
 
這樣惡性循環的結果,雖然表面上日子過得好像很忙碌,但實際上的我始終是獨來獨往的孤雁,沒有朋友、沒有根,像浮萍一樣飄來飄去,心中充滿了空虛與寂寞。正如馬可福音二章17節所說的「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因著神的揀選與憐憫,神的救恩開始進入我家。最早是我姊姊因著與我的基督徒姊夫交往,常在姊夫家中用餐,看著他們一家人在基督的愛裏和樂融融的相處,在飯前彼此祝福禱告,帶著感謝,是何等的幸福美滿。對比我們家中餐桌如戰場的情形,簡直一個是天堂,一個是地獄,姐姐因此感動的淚流滿面受浸歸主,從此我的姊姊也就堅定持續的,為我們家其餘還在苦難中掙扎的家人迫切禱告,希望我們也能早日得著拯救。
 
後來,因我姐姐及姊夫到美國求學,我父母就半年住在美國,半年住在台灣。奇妙的事又發生了,父母親在美國時,隨同我姐姐及姊夫參加了當地的教會生活,因為感受到神深深的愛而受浸得救了,更奇妙的是我父親常年火爆的脾氣也漸漸的消失了,父母親之間的關係從以前那種三天一大吵,兩天一小吵的情形也逐漸消失了。    
 
家人中最後就剩我這個死硬派還在繼續堅持無神論不肯信主。神聽了我姐姐的禱告,於是調度萬有丟了一個原子彈來轟炸我,這顆原子彈就是我的太太。因著我喜歡吃,我這位虔誠的姊妹,常把我騙進教會,說只是吃個飯沒別的事。哪知,飯後總還有餘興節目-就是聚會,就這樣,神藉著讓我遇見教會中充滿了神的愛、又彰顯出神聖生命的弟兄姊妹,我發現他們是那麼的氣質非凡、行為舉止光明正大、待人坦率真誠、善良又充滿了關懷,終於在這裏我感受到愛,發覺沒有必要再背著那重重的殼,大可卸下層層的心防,走出心中那堅固的堡壘,與人坦誠相處。
 
就這樣,神不只把我帶到祂的家中,還更進一步地把我帶到祂的愛中。記得有一次教會舉辦太平山相調,我和我的父母那時都還沒有得救,教會安排我們一家共六口住在太平山山莊中一間大套房裏。那間套房有一間客廳及兩間臥室,非常寬敞舒適,後來我起意參觀一下弟兄們的房間,想看看他們的房間是不是也同樣寬大舒適,不看還好,一看讓我深受震撼,原來弟兄們全部擠在一間房間裏,每個人都打地鋪,睡在冷冷的地板上,而且每個人的空間,只有一個肩膀寬,只能剛好翻個身而已。這景象使我感受到弟兄們的犧牲,真正是彰顯了神深深的愛。感動之餘,在回程的遊覽車上我就當著弟兄姊妹的面宣示要受浸歸主了,也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真正愛的家,從此我不再飄泊,也不再流浪。
 
 
漸漸地更奇妙的事跟著發生,我的個性也開始轉變,不僅在教會裏,連在一般社會上,我都開始以信任取代懷疑、敞開取代封閉,與人相處不再是件苦差事,反而常常充滿了喜樂與平安。個性漸漸變得活潑、開朗,與人交往,常常話說個不停,神的愛不但拯救了我,也改變了我。世人常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但那是對人而言,對神,神凡事都能。
 
神調度萬有使我得到的最大益處,就是使我受浸歸入祂的名,賜我榮耀、神聖的地位,能夠進到祂面前,享受祂無邊無際的愛。祂是何等浩大的神,無比尊榮神聖,卻願意眷臨到我這樣一個微小卑微、滿身罪污、不堪不配的罪人,供應我無法述說的恩典與永不止息的愛。神使我藉著讀聖經,也就是藉著祂話語豐富的供應,不斷吃喝享受神,更因著一次次在主觀上經歷祂的恩與祂的愛,更是讓我感動的無以復加;記得有天晚上我騎腳踏車去參加小排聚會,就在那時,我的禱告得著答應,我興奮的好像輪胎都沒有碰到地面,我像是一路用飛的飛去小排聚會的。
 
聖靈如今就在我裏面,使我的禱告得蒙垂聽。有時當我們太過愁煩甚至到無法開口禱告時,我們的軟弱神卻通通都知道,因為希伯來書4章12節說:『神的話比一切兩刃的劍更鋒利,能以刺入剖開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連我們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是的,這時神會如羅馬書8章2節所說的:『那靈會親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為我們代求。』,總讓我們在困境中有祂的同在與眷顧。
 
得救後過著甜美的教會生活,也讓我在無數次經歷中確證神就如聖經中所描述的一樣,祂是愛的神,祂的能力無可限量,不但是那稱無為有、創天造地的神,也是全豐全足、毫無欠缺的神,祂的所有屬性,不論是信實,或是愛、光、聖、義,都是那麼地豐富完全,令人享受不盡,讚美不已。
 
(文/姚弟兄)
 
延伸閱讀:曾經,憂慮使我夜不成眠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9270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感謝主,今天很高興能跟大家分享這位我所認識的基督! 我是大一的時候受浸的。...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是台北市第十六會所馬婉麗姊妹,在2004年得救。 你們曾經想...
1970‧01‧01
水深代發
 感謝主!神的救恩乃是以家為單位。我的姊妹在學生時期就得救,兩個孩子青少年...
1970‧01‧01
水深代發
 結束了海外工作一段時間後,主的憐憫領我回到蘆竹參加主日聚會,所以也帶著孩...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