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6‧10‧20
邊緣人的轉機
 
今天無意間打開電腦後發現一個朋友轉貼的文章,是關於一名記者深入歐洲三國採訪的親身體驗,這些採訪的內容後來都成為台灣一本著名雜誌的本期特刊。究竟採訪的內容有什麼特別,足以讓這些內容登上週刊的版面呢?出於好奇,我也跑去買了一本回來讀。
 
讀著讀著,發現其中的內容是在講在歐洲三國(法國、德國、比利時)經歷了恐怖份子攻擊之後的現況。他們採訪了比利時的一位母親,說到她的兒子在網路上使用社群網站之後的某一天就忽然從家裡消失了,他告訴媽媽說他要加入ISIS的聖戰士行列,此後再也沒有下文。
 
等到這位母親再收到兒子的消息時,是被通知她的兒子已經死了,而且是『光榮地死去』,當然這個光榮是對ISIS他們自己來說,畢竟打這通越洋電話的人也是恐怖份子的一員。
 
文章中提及現在網路社群的普及成為恐怖份子有效吸收成員的最快途徑,因為這些社群網站會根據使用者經驗來推薦用戶最先看到的內容。舉例來說,我最近看了很多跟懷孕和育兒相關的貼文,臉書就會很『貼心』的幫我歸納我喜歡這些內容,因此我的版面上有一半的東西都在講懷孕及育兒的相關文章。這種用戶經驗的演算自然就幫助一些極端份子在無意間接收了更多極端的內容,因而產生加入聖戰士的意願。
 
而有趣的是,聖戰士招募的成員當中,有來自超過100個國家的人,儘管國籍和背景不同,但他們之間有許多的相似點,他們身上被貼上了『邊緣人』、『失業』、『寂寞』、『不被重視』和『被孤立』的標籤,因此這些群體中的人一旦只是簡單的點了某個恐怖份子的貼文讚,聖戰士的成員就會循線去接觸這些人,然後用他們所缺乏的東西:『認同感』來吸引他們加入。當然初期不會告訴你『聖戰士就是來送死的』,他會用你感興趣的東西逐步吸引你直至你上鉤為止。
 
 
或許有的人會想,這些邊緣人就是想不開,沒事去支持這些恐怖份子幹嘛?
也可能會有人認為『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但試問:難道我們都沒有邊緣人的基因嗎?又或者我們只是『剛好缺乏』成為邊緣人的機遇呢?
這誰都說不通,否則網路或現實中的霸凌事件和酸民的攻擊不會在網路資訊發達的世代中越演越烈。
看完文章的內容,忽然想到我曾經也有作為『邊緣人』的過去,並不是別人讓我邊緣化,而是我把自己排除在主流群體之外。
 
記得剛到內地唸書的時候,對於『我不是本地人』這件事有很強的自覺,因為身邊的人都講著我聽不懂的當地方言,連在大學課堂裡上課的教授都講著口音極重的國語,縱使我的個性再活潑外向,也始終找不到自己的定位。跟同學們談話也幾乎都話不投機,他們說著我不認識的大學生活,我則是被動的接受這些對我來說是外來語的世界。
 
漸漸的我在同儕當中找不到認同感,雖然同為一樣年級的大學生,但我好像是一個生活在班級之外的人,除了課堂上接收的內容是一樣的,身旁所有人對我來說都是陌生的,大家講的笑話我一句也聽不懂。所以我很不情願放學後跟同學有多餘的接觸,只想著一下課就趕快回家,至少當我躲在家裡時,我知道我是誰,我知道有個地方是接納我的。
 
那時候台灣的無名小站已經流行一陣子了,而作為一個長期經營的部落客,那時候也累積了一定的人氣,每次寫的文章都會有許多的網友點擊觀看。當我離開台灣到了大陸去之後,大家更想看的就是我在當地的生活,透過我的文字來了解一個和台灣截然不同的社會,因此我極樂意投注更多的精神和時間來經營我的文章。
 
一開始還只是偶爾跟自己認識的朋友們在我的部落格裡面互動,當觀眾越來越多的時候,我也越來越在意每天瀏覽我部落格的人數,三不五時就用電腦和手機重新整理一下頁面,看看有多少人看過我的文章,看我是不是當天的熱門部落客,到了一種幾乎病態的程度。
 
每天的生活幾乎就是一下課就衝回家開電腦,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寫著自以為有深度的文章,然後等著收集到好多的人氣。我記得那時候我父母親進到我的房間想叫我吃飯都變得好困難,每一次有教會的聚會對我來說都是在應付了事。因為現實中是一個我不熟悉的環境,只有在網路上,我才是真正的一個台灣人,和一群跟我一樣背景的訴說著我的見聞與心得。
 
那時候我的脾氣變得易怒,我對現實生活的人事物漠不關心,我只想讓我的學業低空飛過就好,甚至有同學約我出去玩,我去了一次之後就再也不想接受他們的邀請,因為我發現連跟他們逛街好像都不在同一個世界裡面。我在意的事情一下子只剩下小小的電腦螢幕,還有每天不斷跳動的瀏覽人次。
 
想到這裡,我才意識到那時候的我其實也是一個邊緣人,與主流社會脫節,在現實中找不到認同感,連父母也幫不上什麼忙。好像以前還跟朋友開玩笑說自己怎麼可能是邊緣人,畢竟性格開朗又活躍的人變身成為邊緣人根本不會有人相信,但事實上無論是誰都有可能在遇到挫折之後瞬間改變性格。
 
在那段時間以前,不諱言我其實看不慣那些在網路上屬於弱者的人,腦袋始終想不明白到底有什麼打擊能夠讓一個人放棄現實的生活而去經營虛擬的人際網路,那幾乎是一個我在台灣不可能碰觸的範圍。但當我自己也遇到了環境,我完全無法抗拒自己被網路世界吸引而遠離現實生活,完完全全就只為了三個字:『認同感』。
 
 
幾乎有一整年的時間是處在這種行屍走肉的狀態中,但我覺得我所信的這位主實在奇妙,祂實在知道我的情形,我想從小到大在教會裡所受的薰陶和屬靈教育真是深深地扎根在我裡面,才能夠在那個時候拯救我脫離那種接近憂鬱症的狀態。
 
首先是在內地忽然開始對網路的使用嚴加控管,原本輕鬆可以使用的網站像無名小站、PChome個人報台,還有剛崛起的Facebook、Twitter等社群網站,忽然一夕之間怎麼樣都無法打開,
這對於一個長期經營的部落客來說無非是一種天大的打擊和剝奪,原本作為精神支柱的力量忽然間就毫無解決辦法的消失了!畢竟當年還不懂得翻牆這回事,所以只好被動地讓所有能幫助我找回自信的網站一一被封鎖了。
 
接下來,我好像盯著電腦也沒用了,每天玩接龍跟踩地雷也不是辦法,所以我漸漸離開了我原本幾乎可以說是『賴以維生』的電腦,嘗試再跟人群接觸。當然不是一開始就把自己融入在班級體裡面,而是藉著每週在我們家的讀經小組和教會的弟兄姊妹一起讀聖經,認真而且敞開的聽他們的分享,慢慢也學著分享一點我所能領會的內容,在那時候真的是靠著這樣的聚會幫助我重新建立我和人之間的關係。
 
正好教會的人是最有耐心和愛心的,他們從來不逼迫我說什麼,也不逼我做什麼,當時在聚會中若是我不願意開口唱詩歌,他們就會請我去彈鋼琴,藉由琴聲帶著他們唱詩歌,讓我也開始樂在其中。也正是那時候,因著需要在聚會中彈琴,我的司琴技巧也慢慢的被救了回來,否則那時候只會按電腦鍵盤幾乎都快忘了怎麼按琴鍵。
 
現在想想,主的確有祂的時候,若不是因著這一段經歷,我恐怕不會這麼珍惜教會生活,也不知道該怎麼脫離虛擬世界的轄制,更不知道該怎麼回歸到正常的生活。
所以邊緣人不會一輩子都是邊緣人,學著向主敞開心,向身邊的弟兄姊妹敞開心,只要一小步,主就能在我們身上行奇妙的事。
 
 
路加10:51-52 :『耶穌說,你要我為你作甚麼?瞎子說,拉波尼,我要能看見。耶穌說,去罷,你的信1救了你。他立刻看見了,就在路上跟隨耶穌。』
這句話當中我最喜歡主問瞎子的話:『你要我為你做什麼?』主總是樂意為我們做些什麼,但需要我們向祂求。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8853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認識主 最早之前是在臉書上看到『水深之處』的文章,有幾篇文章讓...
2017‧11‧17
陳舜儀
居然有這種慘絕人寰的事! 我們看新聞,常說某某某是惡房客,但比起這起新聞事...
2017‧11‧17
水深之處團隊
 編者的話:每一個相信神的人都需要受浸,因為聖經上說『信而受浸的,必然得救...
2017‧11‧17
水深代發
我一直以來都不是一個會牧養新人的人,總是羨慕別人很會牧養小羊,所以在去年,我跟主要一...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