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4‧06‧02
活下來,他們沒有在看你
 
昨天在家裡,打開電腦,突然發現藝人歡歡輕生的快訊。
 
由於她的藝名叫歡歡,真實人生卻落得鬱鬱寡歡,讓我不勝唏噓。
 
我不禁想起前陣子過世的知名主播;這兩位的外型都十分亮眼,也曾有相當出色的工作表現,卻都傳出有憂鬱傾向,而且看起來有那麼一點完美主義。結果五十歲不到,就走向令人惋惜的終局。
 
他們的親友一定很難過。
 
                            http://kimlindseyphotography.com/blog/?p=740
 
說起憂鬱症,年輕的時候我也遭遇過。
 
那時我不得不憂鬱,因為當年我還是大學生,正是青春昂揚的時候,家中卻傳來噩耗,負債高達數千萬。
 
也許是因為我的求學之路最順遂,從來不知道甚麼叫「困難」,所以遇到這樣大的災難,反而不如哥哥和弟弟鎮定。雖然外表看起來沒有異樣,內心卻漸漸被恐懼所吞蝕。一想到畢業之時,可能得花上數十年為這個無底的黑窟窿「賣命」,我就簡直要發狂。
 
再加上愛情之路飽受折磨,並且發現自己是一個虛有其表的草包,慢慢地讓我的心田養出一大片的自卑,還有一大片的怨懟。
 
結果從二十二三歲開始,我便間間斷斷受憂鬱之苦,長達五六年之久;而每次病發,就幾乎得讓人生暫停一段時間。
 
說起來慚愧,雖然我是一個基督徒,卻沒有好好倚靠主,來勝過這一個不很容易的環境。但是,卻也正因為我是基督徒,所以我走出來了。
 
記得有一次,我都已經站到頂樓陽台。
 
可是主卻讓我多想了一會。我發現跳下去是非常不負責任的態度,因為我這一跳,就會跳進會所的院子。
 
你讓教會的弟兄姊妹怎麼辦?如何面對我僵直又破碎的身體,又如何面對家人的責難?
 
最後我沒有跳。因為我發現無論在哪裡做這件傻事,最後傷害到的都不只是自己,還有許許多多的人。
 
或許是一個路過我身體的小妹妹,她的人生從此留下陰影。
 
又有一次,我在參加一個大型聚會的時候,發現自己居然滿腦子都是消極的思想,台上弟兄的信息一句話都聽不進去。
 
我出現了幻聽,很大聲,也或許那真的就是從魔鬼來的聲音。
 
牠一直鼓動我說:「你看看你還有甚麼盼望?大家都那樣光明、喜樂、付出,而你不是。不如好好考慮我的提議吧!」
 
這個聲音一直說著說著,繞得我的頭好痛。
 
可是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另一個想法,讓我握緊了拳頭:「不,你住口!」
 
幾分鐘以後,我和弟兄們到台上去宣告:基督得勝!讚美耶穌!
 
真的!基督本來就得勝了,為什麼不讚美?難道因為我的憂鬱,基督得勝的事實就會改變?
 
於是魔鬼的聲音不見了。到目前為止,我都沒有再聽見過那個討人厭的聲音。
 
但是我的憂鬱症沒有全好。我怕影響教會同住的弟兄們,於是和長老交通,想要搬出去自己住。
 
哥哥怕我出事,於是開車載著我出去散心。好像是開在敦化南路上還是哪裡,他輕輕問我到底在意甚麼。
 
我說;「我怕其他人的眼光。我是一個失敗者。」
 
哥哥沒有說甚麼。然後他開口:「弟弟,你仔細看看那些人,那些路上的人。」
 
我看了。怎麼了嗎?
 
「他們有在看你嗎?沒有。每個人都只關心自己的事,沒有人會多瞧你一眼,或者多瞧我一眼。大家都在努力為自己活著,為自己在乎的人活著,沒有時間一直在看你。」
 
是的,主啊。始終關注著我的,只有你。
 
「所以你不要在意別人的眼光。他們沒有在看你,真的沒有。有很多人在關心你,我也在關心你,但我們沒有在『看』你。你的成功或失敗,對我們並不重要。」
 
好像就是那一天,哥哥載我回住所的時候,他在會所的浸池受浸了。
 
其實他信主已有十多年了,甚至一開始就向我們兩個弟弟傳福音,但他總認為受浸只是一個儀式。
 
「信」不就好了嗎?
 
後來我問他:「那天你為什麼受浸了?」
 
他說:「我就想,我弟弟為什麼可以變成這樣,人為什麼這麼脆弱?我是不是應該受浸?」
 
想不到我的軟弱,居然成了哥哥的祝福。
 
在那一段日子,我在醫生那裡出出入入,有不少患者擦身而過,焦慮的,躁鬱的,強迫的,分裂的......
 
其中也有一些基督徒。但回想起來,我並不覺得可恥,反而我想到主耶穌說過的一段話:
 
「健康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纔用得著;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悔改。」
 
在正常的情形下,教會本來就應該要有很多怪人,很多病人,很多罪惡滔天的人,很多社會上受不了的人。
 
包括我在內。
 
因為耶穌說,你們來,你們都來。你們這些沒人愛也沒人要的,通通都來。我愛你們。
 
有的人信主以前就有問題,有的人是信主以後才爆發問題的,但這不重要。
 
重要的是:在不斷的重塑過程中,被耶穌復活、得勝的生命來更新、變化,直到長大成熟。
 
這需要一點時間,而且每個人所需要的都不大一樣。
 
所以沒話說,我是個病人,鑽牛角尖完美主義的病人,寫錯一個字就想揉掉整張稿紙的病人。
 
但主啊,我要你,就算打斷我的腿也請你抓住我,不要讓我真的離開你。
 
於是哥哥載著我的行李,幫我搬到淡水河對岸以後,沒有多久,我有一個強烈的感覺:我不需要再吃藥,把我抑制成一個有點假假的正常人了。
 
按理是不能這樣的,一般人停藥要問過醫生的意見才行但我的情形確實是主耶穌作的。從那天起,我沒有再吃過一顆藥。我的完美主義,只留在對作品的堅持上,不再帶進生活中,更不會揉掉或撕毀自己。相較之下,在凡事上,我居然還比我太太更樂觀。
 
我發現一個事實:生病了需要看醫生,但光是醫生,並不足以使你好好活下去;我需要其他人的關懷,我更需要在靈裡享受主,享受神的豐富,然後我的傷疤就會痊癒,重新在人生的路途上站起來。
 
現在,我常常會接觸到各種病人,尤其是憂鬱症的患者。
 
我為從前的苦難和軟弱感到慶幸。因為過去我是這樣的人,所以現在當我遇到同病相憐的人,不說幫助人,至少我知道那是怎樣的一種感覺,我可以陪著他們走一小段路。
 
謝謝主,給我有這樣與人同行的機會。
 
   http://creativityandinspiration.tumblr.com/page/9
 
端午節的前夕,發生名人輕生的消息很令人遺憾,但我想對還活著的人說:
 
活下來,請你活下來。
 
也許這個世界很不完美,也許困難始終無法解決,也許看起來沒有人需要你,也許發生了一些事,你以為無法再面對自己。
 
但是請活下來,人們沒有一直都在關注你的表現,倒是有一些人始終默默地愛著你,日後也還有人在等候著你。請不要扼殺認識他們的機會。
 
活下來吧,讓主耶穌的生命重生我們,然後等著看,這位復活的主要為你成就何等大的事。神在你身上有一個計畫,你要與祂的經綸發生美妙的關係。
 
所以活下來,活得長長久久的。死後的世界更為嚴峻,如果你受不了現在的這個世界,另一個世界你更不可能承受。但在現在這個不完美又破碎的世界,你還有機會;耶穌願意住在你的裡面,帶著你走,帶著你活。不管一開始有多麼勉強,但日復一日,你會發現活著是值得感謝的。
 
與我們一直活到天崩地裂吧,不要輕易說再見。
 
要活到這個世界都不存在了,你仍在。
 
 
延伸閱讀:
我也曾是重鬱症患者
是誰偷走了我的快樂?
壓力越大,能力越大
向另一個方向追尋
 
 
閱讀人次 89388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請禱告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Napa
「我魂厭煩我的性命;我必任由自己述說我的苦情;因魂裏苦惱,我要說話。」 在...
1970‧01‧01
陳舜儀
今天一到辦公室,所有網路上的媒體都在跑馬燈: 綜藝天王豬哥亮因大腸癌末期住...
1970‧01‧01
陳舜儀
在一般人的觀念中,歐洲是個和平富足的地區,既沒有甚麼戰亂,好像也比較少發生天災,最適...
1970‧01‧01
陳舜儀
 你常熬夜吃泡麵嗎?小心你的胃。 這兩天有一則很令人惋惜的熱門新...
文章標籤: